今天是:
手机版 扫一扫
诉讼指南

法官讲法----从七个案例看交通事故赔偿责任如何承担

时间:2008年12月08日 信息来源:东莞交通律师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作者:许英    
    
       如今,交通事故天天都在发生,因交通事故造成了人身财物的损失,就必然存在赔偿的题目。显然,交通事故赔偿责任的承担题目是人们的关注热点。
   
      汽车行驶证上的车主与肇事司机星散时的赔偿责任承担题目
   
      为了工作生活的方便,我们免不了相互借车使用。
   
      假如发生交通事故,汽车行驶证上的车主与肇事司机星散时,赔偿责任应怎样分担?假如小张驾驶大李的车辆,与老王发生交通事故,对老王的赔偿也会因为小张与大李不同的关系,导致不同的处理效果。
   
      案例一:雇佣关系发
   
      生交通事故时,小张在实行大李分派的义务,那么,根据《民诉意见》第45条及《最高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的诠释》第9条“雇员在从事雇佣运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规定,直接确定由大李为被告,并承担现实赔偿责任。
   
      案例二:夫妻关系
   
      发生交通事故后,可直接确定由肇事司机小张承担赔偿责任。《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诠释二》第24条、第25条、第26条均规定:对夫妻一方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另一方原则上也答允担连带责任。因此,无须追加驾驶证上记载的车主为被告,并承担实体责任,由于该责任已在其他法律中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案例三:借用关系
   
      同伙情、同事情、亲情,各种情感与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而将己物无偿借给同伙、亲属、同事使用也是基于情感因素。假如大李在将车辆借给小张使用时,知道小张具有驾驶员资格且无其他不宜驾驶的情况(如喝酒、身体不适等),那么,大李已尽到了郑重警惕的细致任务,不答允担任何民事责任。
   
      案例四:身份证出借购车
   
      在这里,大李仅仅是名义上的车主,车辆的现实所有人和支配人是小张,笔者以为,应由小张承担赔偿责任,而名义车主大李承担增补赔偿责任。
   
      实际生活中,每每因为车辆现实车主的住所地不在车辆购买地,而其又盼望所购车辆能够具有购买地的车牌号以便于运营或通畅时,便通过借用本地人的身份证购买车辆。尽管这其中也存在着一些情感因素,但出借人在做出出借举动时,出借人应该可以意识到:当损害发生时,借用人完全可以凭借其住所地、居住地不在本地的情况,躲避责任的承担。因此可以说,即使出借人审查了购买人驾驶资格等事项,仍有使受害人得不到赔偿的伤害存在,从另一个角度说,其仍未尽到足够的细致任务。因此,出借身份证必须慎之又慎。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和法院民事赔偿责任确认不可混为一
   
      谈通常以为,交通事故致损案件只要经过交通部门对事故责任做出认定,即明确了损害双方的赔偿责任。这种理解完全将行政责任与民事赔偿责任混为一谈,是一种误解。交通部门对事故双方责任的认定是一种行政确认,假如不服,惟一的援助途径是向上一级交通部门申请重新认定。法院不能也无权做出更正。而民事赔偿责任则不同,民事当事人承担赔偿责任完全取决于侵权的四个构成要件:即违法举动、损害效果、违法举动与损害效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过错。事实上,交通事故致损案件是特别的侵权案件。尤其当车辆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时,行政责任与民事责任的分歧比较显明。举例予以说明:
   
      案例五:交通部门认定承担事故次要责任者,法院并未判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刘某骑自行车顺行与赵某骑自行车逆行发生交通事故,赵某被致伤。交通部门认定此事故由赵某承担重要责任,而刘某因其自行车无牌号,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后赵某起诉要求刘某按次要责任赔偿损失。
   
      车辆(无论是否是机动车辆)无牌号是否必然导致损害效果的发生呢,笔者以为不然,假如在交通事故中,损害的发生与其车辆制动体系或其他车辆自己的题目有相称的因果关系,无疑可以确定驾驶人具有过错并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否则完全可以免责。上例中,赵某受损完全因为其逆行所致,刘某承担次要责任的缘故原由仅仅因为其自行车无牌号,而该情形与损害效果的发生并无相称因果关系的存在。因此,判决驳回赵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六:交通部门认定负事故悉数责任者,法院判因对方也有过错减轻其赔偿责任
   
      某日,因下雪路滑。张兵驾驶摩托车行驶时摔倒在地,适逢李红驾驶小客车行驶至此,因李红未能保持安全车距与倒地的张兵的车辆碰撞。张兵受伤,诊断为:“多发性软组织损伤”,交通部门认定由李红负事故的悉数责任。后张兵向法院起诉要求李红承担悉数赔偿责任。
   
      可以说,张兵受伤取决于二个因素,一个是张兵骑摩托车时摔倒在地的事实,另一个因为李红未能保持安全车距的事实。二者具有肯定的联系,且张兵伤情并不紧张,其摔伤的事实也可能造成该损害效果,因此,在民事赔偿上,张兵也有过错,应适用《民法通则》第131条之规定,适当减轻李红的赔偿责任。
   
      案例七:交通部门未对事故责任作出认定,法院亦可依据其他证据进行判决
   
      田某与李晓分别骑自行车并行,二人偶然中碰了一下,恰使田某摔倒致伤。交通部门以此事故是后报事故,未对事故责任做出认定。于是田某起诉李晓赔偿损失。传统的观点认为,一旦交通部门无法认定责任时则应根据混合过错,由双方当事人各承担划一责任。但笔者以为,假如双方均无过错,则可以综合现实适用《民法通则》第132条之规定;假如原告无法证实被告有侵权举动时,应驳回原告的请求;假如事故的一方有损害效果,但不能证实事故的另一方具有过错,而且另一方又提供了可以形成证据链的一些证据,则亦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总之,对车辆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民事赔偿责任的认定,应根据一样平常侵权案件的要件和证据分析,不能只受行政责任认定的影响,行政责任认定也只是一份民事证据。当然,假如该行政责任认定并无不妥之处,其证实效力高于其他证据。


【关键字】案例分析
(编辑:admin)